新闻中心

企业做得不够好 PX项目被妖魔化

企业做得不够好 PX项目被妖魔化
因为听说昆明要建PX(对二甲苯)项目,3000市民聚集到昆明市南屏广场上抗议。

    昆明市相关负责人回应,中石油位于安宁的炼化基地项目已经审批,相关环保标准全部符合国家要求,PX项目是炼化基地的下游配套项目,目前尚在规划研究当中,并未确定建设。

  与此同时,四川石化彭州项目遭到当地居民反对,政府和企业忙着解释、应对。

  比昆明更早,在大连、厦门、什邡、启东、宁波,这些城市的街头和广场,都曾成为人们反对大型项目上马的“阵地”,网络上更是一片声讨。

  为什么PX等重大项目工程频繁遭遇公众反对?

  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浙江省林业厅副厅长吴鸿、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总经理肖凤桐等曾就此进行了探讨。

  别让“可行性研究”变成“可批性研究”

  “现在很多重大工程建设初期就招致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响,甚至引起群体性事件,造成地方政府尴尬局面和被动维稳,影响了原定的规划实施和工程建设步伐。”浙江省林业厅副厅长吴鸿说。

  地方政府的心态急躁和方法不当是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之一。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总经理肖凤桐认为:“长期以来,地方政府加快发展,促进GDP增长的心情迫切,上建设项目的积极性非常高涨。一些地方存在着不顾资源环境、节能减排、社会条件的约束,在项目论证方面走形式,可行性研究变成可批性研究。”

  吴鸿说,一些地区、部门、行业的规划编制,时间长、实效差、落实难,新任上马,全盘推翻,成为“图上画画、墙上挂挂”。此外,项目建设前开展的听证会、问卷调查、项目公示等工作,在执行中也有些走样。

  对此,肖凤桐做过调研:“现在下面报上来群众对某项目的意见,基本上都是地方政府评价的。满意度达99%98%,实际上没有达到这么高。比如给当地群众一张表,对上这个项目你是赞成还是反对?你要是画勾就奖励一袋大米、3袋洗衣粉。群众也不清楚这个项目的具体情况,一看反正项目还没建,先打个勾把东西领了再说。”

  这样换来的高满意度,颇有哄骗意味。

  这些事件的处理结果基本上都是地方政府作出让步,宣布项目缓建、停建、搬迁,提高补偿标准。

  一是企业做得不够好,二是项目被妖魔化了

  一些重大项目遭到反对的原因是,群众认为安全防护距离不够,希望项目离自己远一些,再远一些。

  对此,肖凤桐说,应该做好对项目所在地的人民群众的安全环保知识宣传和解释工作:“他们说国外提出来了,石化项目要距离居民区100公里、20公里,事实上国外根本就没有这么远的距离。我国石化的防范距离是800米到1000米,已经超过国外的距离了。有些地方对规划要求控制得不够好,比如厦门石化项目,定了厂址以后,对房地产公司控制得不够,大量开发房地产,周围建起了好多居民住宅,结果就距离很近。相关部门一定要把这个安全标准明确。”

  “国外有的石化项目跟居民区就一条马路之隔。”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说,“从企业角度来说,我们做得还不够好,再一个就是被妖魔化了。”

  肖凤桐认为,对国家需要的战略性产品的项目必须要干,但必须是经过科学论证,安全环保的风险确实可控。不能居民一有意见,一“散步”就马上停建,永远不再搞。要充分尊重民意,切实把安全环保工作做好。

  傅成玉说:“我们国家现在的发展阶段,上大项目要把环境保护放在第一位,把群众健康放在第一位,在此基础上继续发展。中国已经搞了几个PX项目,PX芳烃的毒性是有,相当于一个加油站。它是中间产品,下游是纤维,我国纺织工业在这一块的需求量一年有2700万吨,1万吨的用途相当于7万亩棉花,2700万吨化学纤维相当于减少1.9亿亩棉花种植,解决了粮棉争地的问题。如果PX毒性那么大,我们的衣服不就不能穿了?如果这块不上,全靠进口,纺织行业的成本要大增,关系到国计民生。这些道理群众不懂,有所谓的专家一说,大家都害怕,应该好好解释,同时我们在做项目的时候一定要把环境保护和周边群众进行沟通,不能我们认为没事就先上,一定要让群众先放心,不然闹完了不敢上了,效果很坏。”

  项目论证要有民意代表参与,光专家不行

  2012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重大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暂行办法》发布,强调项目的业主单位和地方政府要对建设项目社会稳定风险承担主要责任。

  今年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畅通和规范群众诉求表达、利益协调、权益保障渠道,健全重大决策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和突发事件应急管理机制,维护社会公共安全防范,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如何处理好项目建设的必要性和群众满意度的关系?

  针对以往因为舆情压力导致的政府和企业让步,项目搬迁、停建等结果,肖凤桐认为,这是经验和教训,再上新项目必须先把论证走在前头,“这个过程要让社会的民意代表参与进来,光专家不行。”

  傅成玉说:“不是我们的工作不能做好,是我们过去考虑面太窄,觉得这个事不是坏事,可别人如果不懂、认为是坏事的时候,就没法改变了。”

  肖凤桐建议,把建设项目当中的安全环保资金占项目总投资的比重进一步提高,只有把这部分资金打足,才能采取比较高的安全环保的技术标准,用比较好的工艺、设备,同时,征地拆迁补偿占项目总投资比重也应提高。

  吴鸿认为,现在重大项目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决策程序不够完备,一些建设项目从提出设想到工程上马的时间过程短,决策过程程序不到位,敷衍了事走过场;对于重大经济决策前期,社会舆论介入、社会专业人士和公众代表意见参与,尚未形成制度和规定,使得这种参与往往是信息泄露后的“被参与”。

  对此,吴鸿建议,应该有效征求各方意见建议,重视民众参与。对于涉及民众切身利益或者群体利益相关的重大经济决策,进行社会风险和环境风险评估;制定重大经济决策过程社会组织和公众参与的程序和办法,明确信息公布的范围和内容,社会组织和民众参与的代表选择和听证程序,使信息更加透明。

  吴鸿认为,可以通过对大连、厦门、什邡、启东、宁波、千岛湖引水等工程前期造成的社会影响的实际案例和处置结果进行分析,逐步建立完善的更加平和的群体性事件应急处理程序,减少政府和民众对立情绪。

  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

  从企业角度来说,我们做得还不够好,再一个就是被妖魔化了。不是我们的工作不能做好,是我们过去考虑面太窄,觉得这个事不是坏事,可别人如果不懂、认为是坏事的时候,就没法改变了。

  浙江省林业厅副厅长吴鸿:

  一些地区、部门、行业的规划编制,时间长、实效差、落实难,新任上马,全盘推翻,成为“图上画画、墙上挂挂”。此外,项目建设前开展的听证会、问卷调查、项目公示等工作,在执行中也有些走样。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总经理肖凤桐:

  一些地方存在着不顾资源环境、节能减排、社会条件的约束,在项目论证方面走形式,可行性研究变成可批性研究。

 宾奇科技后语:现在整个社会中,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安全环保意识普遍增强,环境方面的维权诉求加大那些没有填表被调查的真实声音不会甘于被湮没,终会爆发,必须要为人民考虑,要公开透明的实施。

美国米顿罗计量泵 帕斯菲达计量泵 普罗名特计量泵 意大利SEKO计量泵 意大利OBL计量泵 韩国千世计量泵
欢迎访问宾奇(上海)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更多产品请登录http://www.binchy.com.cn

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5046号